Watch videos with subtitles in your language, upload your videos, create your own subtitles! Click here to learn more on "how to Dotsub"

Annotated captions of Bruce Schneier: The security mirage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Last Modified By Time Content
panco 00:00
00:02

安全其实是两种事物:

panco 00:02
00:04

它不仅是感觉,也是现实。

panco 00:04
00:06

这两样事物是完全不同的。

panco 00:06
00:08

你可以在不安全的时候

panco 00:08
00:10

感觉很安全。

panco 00:10
00:12

或者你不感到安全的时候

panco 00:12
00:14

却很安全

panco 00:14
00:16

真的,我们有两种不同的概念

panco 00:16
00:18

存在于同一个词语上。

panco 00:18
00:20

我在这里想要做的是

panco 00:20
00:22

把它们区分开来

panco 00:22
00:24

找出什么时候它们存在分歧,

panco 00:24
00:26

什么时候又聚合在一起。

panco 00:26
00:28

语言是个大问题。

panco 00:28
00:30

因为没有多少适合的词语去表达

panco 00:30
00:33

我们将要谈到的概念。

panco 00:33
00:35

如果你将安全

panco 00:35
00:37

视为一个经济学的名词,

panco 00:37
00:39

那它就是“权衡取舍”。

panco 00:39
00:41

每一次你得到一些安全,

panco 00:41
00:43

你总是在拿一些东西去交换。

panco 00:43
00:45

不管是个人决定

panco 00:45
00:47

比如是否给家里装一个防盗器

panco 00:47
00:50

或者国家的决策,比如去侵略哪个国家

panco 00:50
00:52

你都要去交换,

panco 00:52
00:55

不管是金钱、时间、便利、能力,

panco 00:55
00:58

还可能是基本自由权。

panco 00:58
01:01

当你面对安全的时候,要问的

panco 01:01
01:04

不是这个能不能让我们更安全,

panco 01:04
01:07

而是值不值得我们去交换。

panco 01:07
01:09

你们这几年都听过,

panco 01:09
01:11

世界更安全了是因为萨达姆倒台了。

panco 01:11
01:14

那个可能是真的,但没什么关系。

panco 01:14
01:17

问题是,值得吗?

panco 01:17
01:20

你可以有自己的想法,

panco 01:20
01:22

然后决定那个侵略是否值得

panco 01:22
01:24

那就是你如何在以权衡取舍

panco 01:24
01:26

来考虑安全。

panco 01:26
01:29

这里没有绝对的对与错。

panco 01:29
01:31

我们中的有些人在家安了防盗器

panco 01:31
01:33

有些人没有

panco 01:33
01:35

安不安取决于我们住在哪里

panco 01:35
01:37

我们是独居还是有个家庭

panco 01:37
01:39

我们有多少值钱的东西

panco 01:39
01:41

我们愿意接受多少

panco 01:41
01:43

盗窃带来的风险

panco 01:43
01:45

对于政治来说也是一样

panco 01:45
01:47

存在着各种不同的观点

panco 01:47
01:49

很多时候,这些权衡取舍

panco 01:49
01:51

不仅仅跟安全有关

panco 01:51
01:53

对于这点我觉得很重要

panco 01:53
01:55

当今人们有一种

panco 01:55
01:57

关于这些权衡取舍的直觉

panco 01:57
01:59

我们每天都在用它来做决定

panco 01:59
02:01

比如昨晚我在酒店房间里

panco 02:01
02:03

决定是否给门上两层锁的时候

panco 02:03
02:05

或者你在驾车到这里的路上

panco 02:05
02:07

或者当我们去吃午饭时

panco 02:07
02:10

会认为食物是没毒的然后放心地吃

panco 02:10
02:12

我们反复做出这种权衡取舍

panco 02:12
02:14

每天都有很多次

panco 02:14
02:16

我们甚至没有留意它们

panco 02:16
02:18

它们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人们都是这么做的

panco 02:18
02:21

每一个物种都是这么做的

panco 02:21
02:23

想象有一只兔子在吃草

panco 02:23
02:26

然后它看到了一只狐狸

panco 02:26
02:28

那只兔子需要做出一个关于安全的权衡取舍

panco 02:28
02:30

“我应该留下,还是逃跑呢?”

panco 02:30
02:32

正如你所见

panco 02:32
02:35

懂得做出权衡取舍的兔子

panco 02:35
02:37

会选择生存和繁衍

panco 02:37
02:39

而不懂的兔子

panco 02:39
02:41

则被吃掉

panco 02:41
02:43

所以你可能会想

panco 02:43
02:46

作为这个星球上一支成功的物种的我们 --

panco 02:46
02:48

你、我、所有人 --

panco 02:48
02:51

比较擅长于做出有利的权衡取舍

panco 02:51
02:53

然而事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

panco 02:53
02:56

我们并非如此

panco 02:56
02:59

我认为那是个关键又有趣的问题

panco 02:59
03:01

我给你们一个简短的答案

panco 03:01
03:03

答案就是,我们依据的是安全的感觉

panco 03:03
03:06

而非现实

panco 03:06
03:09

很多时候,这样没什么问题

panco 03:10
03:12

因为在大部分时间里

panco 03:12
03:15

感觉和现实是相同的

panco 03:15
03:17

在绝大部分史前人类历史中

panco 03:17
03:20

那也是没错的

panco 03:20
03:23

我们发展了这个能力

panco 03:23
03:25

因为它有利于进化

panco 03:25
03:27

继续思考一下就知道

panco 03:27
03:29

我们做出某些风险决策的能力

panco 03:29
03:31

是高度优化了的

panco 03:31
03:34

这些决策是以群居的小型家庭形式

panco 03:34
03:37

生活在公元前十万年的东非高地的人们所独有 --

panco 03:37
03:40

其实2010年的纽约也差不多

panco 03:41
03:44

现在有一些对风险的偏见

panco 03:44
03:46

很多实验都关于这些偏见

panco 03:46
03:49

你可以观察到有些偏见反复出现

panco 03:49
03:51

我讲四个

panco 03:51
03:54

第一个,我们会夸大那些耸人听闻但少见的风险

panco 03:54
03:56

并漠视常见的

panco 03:56
03:59

比如像飞机和汽车的事故率

panco 03:59
04:01

第二个,未知的被认为比熟悉的

panco 04:01
04:04

更加危险

panco 04:05
04:07

举个例子

panco 04:07
04:10

人们害怕被陌生人绑架

panco 04:10
04:13

即使数据证实被亲戚绑架更常见

panco 04:13
04:15

以上都是针对孩子们来说的

panco 04:15
04:18

第三个,人格化的风险

panco 04:18
04:21

被认为比匿名的更严重

panco 04:21
04:24

所以本拉登很可怕是因为他有个名字

panco 04:24
04:26

第四个是

panco 04:26
04:28

人们在他们觉得可以掌控的情况下

panco 04:28
04:30

会低估风险

panco 04:30
04:34

而在不能控制的情况下高估风险

panco 04:34
04:37

所以你在开始跳伞或抽烟后

panco 04:37
04:39

会不再重视它们带来的风险

panco 04:39
04:42

如果你猛然面临某种风险 -- 恐怖主义是个好例子 --

panco 04:42
04:45

你会高估它,因为你不觉得你可以控制了

panco 04:47
04:50

还有许多这样的认知偏见

panco 04:50
04:53

影响着我们的风险决策

panco 04:53
04:55

有一种易得性偏差

panco 04:55
04:57

意思是

panco 04:57
05:00

我们在估计某事发生的概率时

panco 05:00
05:04

依据的是想到具体的例子是否容易

panco 05:04
05:06

你可以想象那是怎么作用的

panco 05:06
05:09

如果你听说了许多老虎袭击人的消息,那么你会认为肯定有很多老虎在附近

panco 05:09
05:12

如果你没听说狮子袭击人,那么就没有多少狮子在附近

panco 05:12
05:15

这是可行的直到报纸被发明

panco 05:15
05:17

因为报纸所做的

panco 05:17
05:19

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

panco 05:19
05:21

那些少见的风险

panco 05:21
05:23

我告诉大家,如果事情出现在新闻里,那就不用担心了

panco 05:23
05:25

因为按照定义

panco 05:25
05:28

新闻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

panco 05:28
05:30

(笑)

panco 05:30
05:33

当事情变得常见了,那就不是新闻了

panco 05:33
05:35

比如车祸和家庭暴力

panco 05:35
05:38

你会担心这些风险

panco 05:38
05:40

我们同时也是一种会讲故事的物种

panco 05:40
05:43

相比于数据,我们更喜欢故事

panco 05:43
05:45

在故事里,总有些对科学的无知存在

panco 05:45
05:48

比如 “一、二、三、很多”(见英文) 这个笑话

panco 05:48
05:51

我们善于用小数字

panco 05:51
05:53

一个芒果,两个芒果,三个芒果

panco 05:53
05:55

一万个芒果,十万个芒果 --

panco 05:55
05:58

在烂掉前还有足够的芒果等你去吃

panco 05:58
06:01

二分之一,四分之一,五分之一 -- 我们擅长这些

panco 06:01
06:03

百万分之一,十亿分之一 --

panco 06:03
06:06

它们就像永远不会发生那样

panco 06:06
06:08

所以我们不知如何面对

panco 06:08
06:10

那些不常见的风险

panco 06:10
06:12

这些认知偏见所起的作用

panco 06:12
06:15

就是像过滤器一样隔断我们和现实

panco 06:15
06:17

结果呢

panco 06:17
06:19

感觉和现实被割开

panco 06:19
06:22

它们变得不同了

panco 06:22
06:25

现在你要么有种感觉 -- 你觉得比现实更加安全

panco 06:25
06:27

这是一个错误的安全感

panco 06:27
06:29

要么相反

panco 06:29
06:31

出现错误的不安全感

panco 06:31
06:34

我写了很多关于”安全剧场“的文章

panco 06:34
06:37

这个概念只起到让人们觉得很安全的作用

panco 06:37
06:39

除此之外一无是处

panco 06:39
06:41

现实世界里不存在让我们安全

panco 06:41
06:43

但不让我们觉得安全的事物

panco 06:43
06:46

可能这就是CIA应该为我们做的

panco 06:48
06:50

好了,回到经济学里

panco 06:50
06:54

如果经济,或者市场,以安全为重

panco 06:54
06:56

并且人们根据安全的感觉

panco 06:56
06:59

作出权衡取舍

panco 06:59
07:01

那么精明的公司所应该做的

panco 07:01
07:03

为了经济上的激励

panco 07:03
07:06

就是让人们觉得安全

panco 07:06
07:09

有两种方法可以做到

panco 07:09
07:11

一,你可以真正地做到安全

panco 07:11
07:13

然后希望人们可以注意到

panco 07:13
07:16

二,你可以让人们觉得安全

panco 07:16
07:19

然后希望他们没有注意到真相

panco 07:20
07:23

那么到底什么可以引起人们注意是否安全呢?

panco 07:23
07:25

有很多,比如

panco 07:25
07:27

对安全的理解

panco 07:27
07:29

对风险和威胁的理解

panco 07:29
07:32

对 对策及其原理的理解

panco 07:32
07:34

如果你知道很多东西

panco 07:34
07:37

那么你更有可能拥有与现实一致的感觉

panco 07:37
07:40

很多现实生活中的例子可以帮助理解

panco 07:40
07:43

比如我们都了解我们居住的地区的犯罪率

panco 07:43
07:46

因为我们住在那,并且我们能够感受的到

panco 07:46
07:49

这种感觉与现实基本相符

panco 07:49
07:52

”安全剧场“会在失灵的时候

panco 07:52
07:55

很明显的暴露出来

panco 07:55
07:59

好,接下来,什么让人们不去注意安全呢?

panco 07:59
08:01

这里有个简单的理解

panco 08:01
08:04

如果你不理解风险,你就不理解成本

panco 08:04
08:06

你就会做出错误的权衡取舍

panco 08:06
08:09

并且你的感觉与现实不符

panco 08:09
08:11

没多少例子

panco 08:11
08:13

在小概率事件里

panco 08:13
08:15

存在一个固有的问题

panco 08:15
08:17

举个例子

panco 08:17
08:19

如果恐怖行动从来没发生过

panco 08:19
08:21

那么就很难对反恐措施的效果

panco 08:21
08:24

进行衡量

panco 08:25
08:28

这是为什么人们牺牲处女

panco 08:28
08:31

和对童话的抵触会如此成功的原因

panco 08:31
08:34

鲜有失败的例子

panco 08:35
08:38

同时,对于事情的感觉

panco 08:38
08:40

-- 之前说的认知偏见

panco 08:40
08:43

恐惧和盲目相信熟悉的人 --

panco 08:43
08:46

基本上一个对现实的不完整模型

panco 08:47
08:50

让我深入一点

panco 08:50
08:52

我现在有感觉和现实

panco 08:52
08:55

我想加入第三个元素,一个模型

panco 08:55
08:57

感觉和模型存在于脑海里

panco 08:57
08:59

现实存在于外部世界

panco 08:59
09:02

它是不会变的,它是真实的

panco 09:02
09:04

所以感觉是建立在直觉上的

panco 09:04
09:06

模型是建立在理智上的

panco 09:06
09:09

那是关键的不同之处

panco 09:09
09:11

在一个原始又简单的世界里

panco 09:11
09:14

没有建立模型的必要

panco 09:14
09:17

因为感觉和现实很接近

panco 09:17
09:19

你不需要

panco 09:19
09:21

但是在现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

panco 09:21
09:23

你需要模型

panco 09:23
09:26

去理解面对的很多风险

panco 09:27
09:29

比如说,没有什么感觉是关于细菌的

panco 09:29
09:32

你需要一个模型去了解它们

panco 09:32
09:34

所以这个模型

panco 09:34
09:37

是在理智层面上的现实

panco 09:37
09:40

它当然被科学和技术

panco 09:40
09:42

所限制着

panco 09:42
09:45

我们没法在发明显微镜观察细菌前

panco 09:45
09:48

拥有一套关于细菌和疾病的理论

panco 09:49
09:52

它同时也被我们的认知偏见所限制

panco 09:52
09:54

但模型有能力

panco 09:54
09:56

凌驾于我们的感觉

panco 09:56
09:59

我们从哪里得到这些模型的呢?从其他人那里

panco 09:59
10:02

从宗教、文化

panco 10:02
10:04

老师、长辈那里得到

panco 10:04
10:06

很多年前

panco 10:06
10:08

我在南非狩猎

panco 10:08
10:11

跟我一起的那个追踪者是在克鲁格国家公园长大的

panco 10:11
10:14

他有一些如何生存的复杂模型

panco 10:14
10:16

分别针对被狮子、猎豹、

panco 10:16
10:18

犀牛还是大象所攻击的情况

panco 10:18
10:21

和什么时候应该逃跑,什么时候应该爬树

panco 10:21
10:23

和什么时候千万别上树

panco 10:23
10:26

我可能会在一天内就死在那里

panco 10:26
10:28

但他生在那里

panco 10:28
10:30

他知道生存的方法

panco 10:30
10:32

我生在纽约

panco 10:32
10:35

我可以把他带到纽约,估计他也会在一天内就没命了

panco 10:35
10:37

(笑)

panco 10:37
10:39

原因在我们有建立在我们各自经验上的

panco 10:39
10:42

不同的模型

panco 10:43
10:45

模型来自媒体

panco 10:45
10:48

来自我们选出的政府

panco 10:48
10:51

想一下恐怖袭击的模型

panco 10:51
10:54

绑架儿童的模型

panco 10:54
10:56

飞机和汽车的安全模型

panco 10:56
10:59

模型可以来自某个工业领域

panco 10:59
11:01

我关注的两个是监视器

panco 11:01
11:03

和身份证

panco 11:03
11:06

很多计算机安全模型都来自它们

panco 11:06
11:09

还有些模型来自科学

panco 11:09
11:11

以健康模型为例

panco 11:11
11:14

想想癌症、禽流感、猪流感、非典

panco 11:14
11:17

我们所有关于

panco 11:17
11:19

这些疾病的感觉

panco 11:19
11:21

都来自于

panco 11:21
11:24

媒体从科学里过滤出来之后灌输给我们的

panco 11:25
11:28

所以模型是可变的

panco 11:28
11:30

模型不是静态的

panco 11:30
11:33

随着我们越来越适应环境

panco 11:33
11:37

模型会越来越接近现实

panco 11:38
11:40

举个例子

panco 11:40
11:42

如果你回到一百年前

panco 11:42
11:45

那时电刚刚普及

panco 11:45
11:47

仍然有很多人害怕它

panco 11:47
11:49

有些人害怕按门铃

panco 11:49
11:52

因为那有电,所以很危险

panco 11:52
11:55

对于我们来说,我们跟电相处地很融洽

panco 11:55
11:57

我们不用怎么想

panco 11:57
11:59

就可以换灯泡

panco 11:59
12:03

我们拥有的关于电和安全的模型

panco 12:03
12:06

是天生的

panco 12:06
12:09

它没有随着我们的成长而变化

panco 12:09
12:12

并且我们很适应

panco 12:12
12:14

再想想在不同年龄层的人

panco 12:14
12:16

关于互联网风险的认识 --

panco 12:16
12:18

你的父母是怎么看待互联网安全的

panco 12:18
12:20

你是怎么看待的

panco 12:20
12:23

你的孩子们会怎么看待

panco 12:23
12:26

模型最终会消失在无意识里

panco 12:27
12:30

直觉来自于熟悉

panco 12:30
12:32

所以随着你的模型越来越接近现实

panco 12:32
12:34

它将同感觉合二为一

panco 12:34
12:37

你将感觉不到它的存在

panco 12:37
12:39

以去年的猪流感为例

panco 12:39
12:42

以去年的猪流感为例

panco 12:42
12:44

当猪流感第一次出现时

panco 12:44
12:48

一开始的新闻造成了过度的反应

panco 12:48
12:50

现在它有了个名字

panco 12:50
12:52

使之变得比平常的流感更加可怕

panco 12:52
12:54

即使它没那么致命

panco 12:54
12:58

另外,人们觉得医生应该能够解决掉它

panco 12:58
13:00

所以产生了一种失去控制的感觉

panco 13:00
13:02

以上两种原因

panco 13:02
13:04

使风险变得比实际更严重

panco 13:04
13:07

几个月过去了,随着新鲜感的消退

panco 13:07
13:09

人们接受了

panco 13:09
13:11

并且习惯了猪流感的事情

panco 13:11
13:14

没有新的数据,但恐惧减少了

panco 13:14
13:16

秋天的时候

panco 13:16
13:18

人们想

panco 13:18
13:20

医生应该已经解决问题了

panco 13:20
13:22

一个选择出现了 --

panco 13:22
13:24

人们必须从

panco 13:24
13:28

恐惧接受中选择 --

panco 13:28
13:30

实际上是恐惧和漠视 --

panco 13:30
13:33

他们选择了怀疑

panco 13:33
13:36

当疫苗在冬天出现的时候

panco 13:36
13:39

很多人 -- 非常大的数量 --

panco 13:39
13:42

拒绝接种

panco 13:43
13:45

这可以作为

panco 13:45
13:48

人们的安全感和模型是如何

panco 13:48
13:50

剧烈地

panco 13:50
13:52

在没有新信息

panco 13:52
13:54

的情况下改变的

panco 13:54
13:57

这种情况经常发生

panco 13:57
14:00

现在我再把概念深入一点

panco 14:00
14:03

我们有感觉、模型和现实

panco 14:03
14:05

我认为安全其实还是相对的

panco 14:05
14:08

它取决于观察者

panco 14:08
14:10

大多数关于安全的决策

panco 14:10
14:14

是由各种人群所参与决定的

panco 14:14
14:16

有小算盘的利益相关者

panco 14:16
14:19

有小算盘的利益相关者

panco 14:19
14:21

会试着影响决策的进行

panco 14:21
14:23

我称其为他们的议程

panco 14:23
14:25

你可以瞧见这个议程 --

panco 14:25
14:28

不管是市场还是政治 --

panco 14:28
14:31

它尝试着说服你只拥有其中一种模型

panco 14:31
14:33

说服你去忽视模型

panco 14:33
14:36

而相信感觉

panco 14:36
14:39

边缘化那些拥有跟你的模型的不同的人们

panco 14:39
14:42

这很常见

panco 14:42
14:45

这里有个例子,很好的例子,关于吸烟的危害

panco 14:46
14:49

在过去50年里,吸烟的危害

panco 14:49
14:51

展示了一个模型是怎么变化的

panco 14:51
14:54

同时也展示了一个工业是怎么对付

panco 14:54
14:56

一个它不喜欢的模型

panco 14:56
14:59

你可以把它跟20年后

panco 14:59
15:02

关于二手烟的争论相比较

panco 15:02
15:04

再想想安全带

panco 15:04
15:06

当我还小的时候,没人系安全带

panco 15:06
15:08

现在呢,如果你不系安全带

panco 15:08
15:10

没有哪个孩子会让你开车

panco 15:11
15:13

你可以把它跟30年后

panco 15:13
15:16

关于安全气囊的争论相比较

panco 15:16
15:19

这几个例子里的模型都变了

panco 15:21
15:24

由此我们可以的出结论,模型是很难被改变的

panco 15:24
15:26

模型是很难被移除的

panco 15:26
15:28

如果模型跟你的感觉相符

panco 15:28
15:31

你甚至不知道你有个模型

panco 15:31
15:33

再说另一个认知偏见

panco 15:33
15:35

证实性偏见

panco 15:35
15:38

意思是我们倾向于接受

panco 15:38
15:40

那些能够支持我们观点的数据

panco 15:40
15:43

而拒绝那些反对的

panco 15:44
15:46

所以对于那些与我们的模型相反的证据

panco 15:46
15:49

我们会忽略掉,即使它们很有说服力

panco 15:49
15:52

那些证据必须非常非常令人信服,我们才会去关注

panco 15:53
15:55

一个时间跨度长的新模型难以让人接受

panco 15:55
15:57

比如像全球变暖

panco 15:57
15:59

我们很难接受一个

panco 15:59
16:01

超过80年的的模型

panco 16:01
16:03

我们可以接受一年的

panco 16:03
16:06

我们也可以接受让一个小孩长大那么长的时间

panco 16:06
16:09

但80年还是太难了

panco 16:09
16:12

所以那是个非常难以让人接受的模型

panco 16:12
16:16

我们可以同时拥有对同一件事情的

panco 16:16
16:19

两个模型

panco 16:19
16:22

此时,我们拥有同时两种信念

panco 16:22
16:24

这种情况也叫认知不协调

panco 16:24
16:26

最后

panco 16:26
16:29

新模型代替了旧模型

panco 16:29
16:32

强烈的感觉可以产生一个模型

panco 16:32
16:35

911在很多人脑里

panco 16:35
16:37

产生了一个安全模型

panco 16:37
16:40

同时,个人的犯罪经历和

panco 16:40
16:42

一次健康危机 --

panco 16:42
16:44

就是那种在新闻里可以看到的那种 -- 也可以产生模型

panco 16:44
16:46

那些经历在心理学里叫做

panco 16:46
16:48

闪光灯事件

panco 16:48
16:51

它们能迅速地产生一个模型

panco 16:51
16:54

因为引起了强烈的个人感情

panco 16:54
16:56

所以在一个技术世界里

panco 16:56
16:58

我们没有可以判断模型

panco 16:58
17:00

的经历

panco 17:00
17:02

我们依赖其他人,我们依赖于代理人

panco 17:02
17:06

这样是可以的,只要它能够纠正错误就行

panco 17:06
17:08

我们依赖政府

panco 17:08
17:13

来告诉我们哪些药品是安全的

panco 17:13
17:15

我是昨天坐飞机来的

panco 17:15
17:17

我没检查飞机是否安全

panco 17:17
17:19

我依赖其他人

panco 17:19
17:22

去决定我坐的飞机是否安全

panco 17:22
17:25

我们坐在这里,没人担心屋顶会塌

panco 17:25
17:28

不是因为我们亲自检查过

panco 17:28
17:30

而是我们非常确定

panco 17:30
17:33

这建筑符合规范

panco 17:33
17:35

这是一种模型我们只是

panco 17:35
17:37

因为信念而接受

panco 17:37
17:40

这也没错

panco 17:42
17:44

现在,我们希望的是

panco 17:44
17:46

人们能够认识一些

panco 17:46
17:48

更好的模型 --

panco 17:48
17:50

在感觉里显现出来 --

panco 17:50
17:54

以帮助他们做出更好的权衡取舍

panco 17:54
17:56

当感觉和模型分开的时候

panco 17:56
17:58

你有两个选择

panco 17:58
18:00

第一,改变人们的感觉

panco 18:00
18:02

直接诉诸于感觉

panco 18:02
18:05

这是一种操纵,但有效果

panco 18:05
18:07

第二,更诚实一点的做法

panco 18:07
18:10

就是改变模型

panco 18:11
18:13

改变是很缓慢的

panco 18:13
18:16

吸烟的争论持续了40年

panco 18:16
18:19

而那还是比较简单的一个

panco 18:19
18:21

有一些是非常困难的

panco 18:21
18:23

是真的很困难

panco 18:23
18:25

看起来信息是我们最好的希望

panco 18:25
18:27

事实上我之前撒了个谎

panco 18:27
18:29

我之前提到感觉、模型和现实

panco 18:29
18:32

我说现实不会改变。事实上它会。

panco 18:32
18:34

我们生活在一个技术的世界里

panco 18:34
18:37

现实每时每刻都在改变

panco 18:37
18:40

所以,可能是我们这个物种里的第一次

panco 18:40
18:43

感觉追赶着模型,模型追赶着现实,而现实则在不断改变

panco 18:43
18:46

它们可能永远也追不上

panco 18:47
18:49

这点谁知道呢

panco 18:49
18:51

但是就长期来看

panco 18:51
18:54

感觉和现实是很重要的

panco 18:54
18:57

结束前我想以两个小故事来说明这点

panco 18:57
18:59

1982年 -- 我不知道人们还记不记得 --

panco 18:59
19:02

那时在美国发生了一次

panco 19:02
19:04

时间不长但传播范围广的泰诺中毒事件

panco 19:04
19:07

很可怕。有人拿了一瓶泰诺胶囊,

panco 19:07
19:10

放毒进去,关上盖子,然后又放回货架

panco 19:10
19:12

七个人买回去吃了然后中毒而死

panco 19:12
19:14

人们很害怕

panco 19:14
19:16

当时还有些模仿此投毒的行为

panco 19:16
19:19

幸好后者没什么真正的危险,但人们被吓到了

panco 19:19
19:21

这是防盗瓶盖产业

panco 19:21
19:23

得以发展起来的原因

panco 19:23
19:25

那些防盗瓶盖就是这么来的

panco 19:25
19:27

它就是所谓的安全剧场

panco 19:27
19:29

你们可以想想10种破解防盗瓶盖的方法

panco 19:29
19:32

我先说一个,用注射器

panco 19:32
19:35

即使没那么安全,但至少人们感觉更安全了

panco 19:35
19:37

它让人们对安全的感觉

panco 19:37
19:39

跟现实更为符合

panco 19:39
19:42

最后一个故事。几年前,我一个朋友要生了

panco 19:42
19:44

我去医院看她

panco 19:44
19:46

发现当一个婴儿出生后

panco 19:46
19:48

他们会给婴儿戴上一个带RFID的手镯

panco 19:48
19:50

然后给母亲也配一个对应的

panco 19:50
19:52

这样,当一个不是母亲的人想把婴儿从产房带走

panco 19:52
19:54

警报就会响

panco 19:54
19:56

我说:“这措施不错。

panco 19:56
19:58

我想知道在医院

panco 19:58
20:00

偷盗婴儿的行为有多猖獗。”

panco 20:00
20:02

回到家,我查了一下。

panco 20:02
20:04

基本上从来没发生过

panco 20:04
20:06

但如果你仔细想想

panco 20:06
20:08

如果你是医生

panco 20:08
20:10

你需要给婴儿从母亲身边带走

panco 20:10
20:12

带出房间做点测试

panco 20:12
20:14

你最好有安全剧院

panco 20:14
20:16

不然的话那位母亲会把你的胳膊都拽下来

panco 20:16
20:18

(笑)

panco 20:18
20:20

所以,安全剧院这个概念对于

panco 20:20
20:22

那些做安全设计的,

panco 20:22
20:25

那些以实际效果来看待

panco 20:25
20:27

安全政策或公共政策的人来说

panco 20:27
20:29

是非常重要的

panco 20:29
20:32

它不只是现实,它是感觉和现实

panco 20:32
20:34

重要的是

panco 20:34
20:36

它们几乎是一样的

panco 20:36
20:38

如果我们的感觉和现实相符

panco 20:38
20:40

我们就能够做出更好的关于安全的权衡取舍

panco 20:40
20:42

谢谢

panco 20:42
20:44

(鼓掌)